正在日本准备与两大土豪踢季前赛的国米,目前正处于老球员已走,新援尚未就位的特殊时期,热身赛可能被迫启用一些“凑数”的梯队球员。

《米兰体育报》重点介绍了两个人,号称“新托尔多”的梯队门将阿莱桑德罗-卡利加里斯(Alessandro Calligaris),号称“新巴斯托尼”的左中卫贾科莫-斯塔比莱(Giacomo Stabile)。

但实事求是地说,即便这几场热身赛两名新星可能出场,但最好不要指望此二人新赛季会大红大紫。意媒缺头条,凑版面可以理解,但他们在梯队赛场都不算拔尖,遑论成年赛场了。

更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个事实:新世纪以来蓝黑军通过青训球员代金、出售,创造了近4亿欧元的巨额产值,如今因为财政困难,这座能提供稳定产出的金矿,正在经历最困难的时期,未来是否还能制造高额产值,要被画个问号。

一直强调,国米青训这些年虽然没有为一队提供太多战力(迪马尔科这种真算是多年难得一见的特例了),但仍是一队的有力支撑。特别是在财政方面。说青训给一队提供了“雪中送炭”的帮助,并不为过。

7月份穆拉蒂耶里投奔萨索洛,若非是他,国米就得多掏600万来支付弗拉泰西的租金,势必影响其他位置的收购。

其他如皮罗拉(500万)、科利迪奥(500万)、斯(200万加浮动)、霍蒂、佩尔辛等人的转会,也为国米回笼了总额数千万的资金。

对财政困难,买门将能为1-2百万磨价几周的国米来说,非说这是一笔小钱?做人不能太北看台。

青训梯队能有如此产值,是因为苏宁入主国米后,多年来在青训方面投入重金的后续回报。

莫拉蒂时期,国米青训预算冠绝意甲。所以总能出品一些如马丁斯、巴洛特利这样的好苗子。

托希尔时期,国米青训经费被砍到极致,很多优秀球探和职员被清洗,印尼大坑让国米遗祸多年,也包括青训。

苏宁入主后,国米一度恢复了对青训的投资,特别是在苏宁入主初期,国米单年的青训转会净投资一度创下多年之最。当然这也是拜托希尔所赐,印尼人与欧足联签下了条件苛刻的FFP谅解协议,那些年苏宁有钱投资国米,但国米一线队买人却无法注册。好在FFP的约束并不包括青训,所以钱就花在了梯队。

这几年国米陆续通过转出青训球员回笼资金,可以说是在收回早些年在青训投资的真金白银。

这就好像,若没有先前张康阳拍板花费4000多万从皇马买下阿什拉夫,花费8000多万从曼联买下卢卡库,也不会有2021年出售此二人换回近2亿的交易了。这是因果。

但这两年,国米财政紧张,只能拆东补西,青训预算,特别是梯队的转会费大幅削减。

到2021-22赛季,数字缩减到200万。上赛季只有22万欧元。本赛季到目前为止,数字是0。

举个例子吧:上赛季国米以租借附加买断条款的方式,引进了18岁的新星谢里夫-卡萨马(Sheriff Kassama),这名新星冬窗加盟国米后表现出了超过蓝黑军自有新星的能力,迅速成为绝对主力,获得齐沃的多次称赞。但赛季结束后,由于国米没有资金完成他的买断,只能看着他离开。

这或许就是效力国米多年的青训主管萨马登离开的原因吧,并不是因为别家球队能给他的薪资比国米更厚道,而是因为财政困难给他的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总之,在意媒狂吹“新托尔多”、“新巴斯托尼”的时候,国米理应做好应对困局的心理准备。多年来,国米青训财政方面的产值不菲,这需要感谢莫拉蒂、张康阳——他们之前对青训的慷慨解囊,就像是给一台作坊提供了好的原料和生产条件一样,对产值有很大帮助。

未来几年,困境期的国米青训是否还能维持产值?这需要齐沃等人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