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赛季是阿森纳告别温格时代以来最接近联赛冠军的一次,最终只比冠军曼城少了五个积分——新赛季,阿森纳准备如何弥补五分的差距?答案是花钱,花比曼城更多的钱,本周四阿森纳正式从切尔西签下了德国国脚哈弗茨,英格兰国脚赖斯与荷兰国脚廷伯也在路上,不出意外的话本赛季将成为阿森纳历史上转会投入最高的一个赛季。

6200万英镑固定转会费外加300万英镑浮动转会费,哈弗茨意外成为了阿森纳今夏敲定的首笔新援,说意外是因为德国人乍看起来并非阿森纳最需要的那类球员,6500万英镑也并不便宜,网媒《竞技》将之定义为一笔展现雄心的交易:“阿森纳是在用这笔交易告诉所有竞争对手,‘我们会变得更强,新赛季的每个冠军我们都要争!’”

哈弗茨成名多年,但其实今年6月才满24周岁,17岁就在勒沃库森开始了职业生涯,2020年9月转会切尔西时身价达到7200万英镑,代表作当属2021年5月29日在欧冠决赛中打进全场唯一进球,帮助切尔西击败曼城拿到欧冠冠军,效力切尔西的三个赛季里出场139次打进32球并有12次助攻。

数据虽然不是太抢眼,但球员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德国人在勒沃库森踢10号位出道,来到切尔西后先是在3421阵型中踢靠右的前腰,然后改打假9号,脚下有活,速度不差,身高更是达到了1米93,无论英格兰媒体还是足球界人士,普遍认为哈弗茨过去三年之所以没踢出来,一是因为主教练变动过多,给年轻球员造成不利影响;二是因为切尔西始终没有一个靠谱中锋,只能让哈弗茨顶上,浪费了后者的天赋。

凡事都有两面性,哈弗茨能踢前场多个位置,往坏了说是样样通样样松,转会绯闻转出时不少阿森纳球迷迷惑不解——中锋位置上已经有了热苏斯,前腰位置上厄德高不可动摇,3000万英镑买个替补可以理解,花6000万英镑买保险是不是过于奢侈了,难道真让哈弗茨去顶今夏离队的队长扎卡踢后腰?那防守还要不要了。

但往好的一方面想,如果阿森纳线万英镑买个靠谱竞争者只便宜不贵,上赛季曼城锋线只有哈兰德的主力位置不可动摇,剩下格里利什、贝尔纳多·席尔瓦、马赫雷斯、阿尔瓦雷斯和福登只能五选二,这五位里哪位的身价会低于6000万英镑?

主帅阿尔特塔在欢迎致辞中说得很清楚:“哈弗茨是一位顶级球员,头脑聪明,能踢多个位置,将给我们的中前场带来额外动力与更多变化。”下赛季阿森纳重回欧冠,单靠热苏斯和厄德高打天下肯定行不通,德国人多面手的特性非常宝贵,别的不说,至少急需进球时多了种套路,热苏斯、萨卡、马丁内利和厄德高这几位上赛季前场主力的身高都不足1米80,而哈弗茨上赛季每场比赛能赢得2.3次高空球对抗,是切尔西队内二号空霸。

哪个位置才是阿森纳最需补强的?后腰。上赛季阿森纳的主力双后腰组合是扎卡与托马斯,前半赛季没有可靠替补,冬季转会市场从切尔西引进若日尼奥后情况才好转,但今年夏天扎卡离队重返德甲,阿森纳必须引援。

其实就算扎卡留下,后腰也是阿森纳最为薄弱的位置之一,扎卡不够冷静,托马斯伤病多,若日尼奥年龄大且防守能力不足,枪手也早早就锁定了目标:24岁的英格兰队绝对主力、西汉姆队长赖斯。

赖斯出自切尔西青训,18岁在西汉姆完成职业生涯处子秀,20岁完成英格兰队处子秀,2021年夏天的欧洲杯与卡塔尔世界杯都是三狮军团绝对主力,几乎每个转会窗口都与顶级豪门联系在一起,上赛季赖斯带领西汉姆赢得欧协杯,算是圆满告别,之后宣布不与铁锤帮续约,离队成为定局。

阿森纳将赖斯视为后腰引援首选并不令人意外,令人意外的是枪手能够赢得这场竞争。虽然一直对赖斯有意的曼联因为股权转让而迟迟没有结果只能干瞪眼,但阿森纳还面临一个强大对手:瓜迪奥拉的曼城在今年夏天失去了队长京多安,一样对赖斯志在必得。

枪手启动快,欧协杯决赛结束后立即动手,向西汉姆报价8000万英镑,铁锤帮毫不犹豫地拒绝,曼城此时还在做京多安的工作,并未跟进。上周初,阿森纳开出第二份报价,7500万英镑固定浮动外加1500万英镑浮动转会费,确认京多安离队已经不可避免的曼城加入战团,同样给出9000万英镑报价,但浮动转会费激活条件更低,局面向西汉姆希望看到的方向发展。

本周三,阿森纳给出第三份报价,固定转会费达到1亿英镑,浮动转会费为500万英镑,但需分五期支付,西汉姆并未立即接受,而是继续等待曼城的报价,一天后曼城选择退出,西汉姆别无选择,只能接受阿森纳报价并批准赖斯接受枪手体检。

相比哈弗茨与赖斯,阿贾克斯后卫廷伯的知名度要更低一些,但转会费也不便宜,预计将达到4000万英镑,英格兰媒体得到的消息是阿贾克斯已经基本接受了报价,只是在浮动转会费激活条款上有些异议,但不会影响转会的完成,这位荷兰国脚穿上枪手球衣只是个时间问题。

廷伯出生于2001年6月17日,今年只有23岁,是滕哈赫打造的那支阿贾克斯的后防核心球员,事实上去年夏天滕哈赫就试图将他带到曼联,但由于已经高价出售了安东尼,阿贾克斯拒绝了曼联的报价,此外时任荷兰国家队主帅范加尔也警告廷伯最好是留在阿贾克斯,因为去了曼联很可能踢不了主力,会导致他失去参加卡塔尔世界杯的机会。

廷伯是一位后防多面手,可以踢右后卫也可以踢中后卫,去年夏天他与阿贾克斯达成了口头协议同意留队,但如果阿贾克斯今夏接到合适报价必须放人,今年5月廷伯来到温布利观看上赛季足总杯决赛,之后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去留未定:“但无论我走还是留,阿贾克斯都会变得更好。”

阿森纳上赛季并没有正职右后卫,无论英格兰本土球员本·怀特还是日本国脚富安健洋都是中后卫客串,之前阿森纳曾与本赛季被曼城租借至拜仁的葡萄牙国脚坎塞洛联系在一起,但曼城看起来经过了上赛季的教训后,已经拒绝再将球员卖给枪手。

《每日电讯报》则表示阿尔特塔有可能会让廷伯踢边后腰,比赛中从右后卫内收到后腰位置活动,瓜迪奥拉之前就是这么用坎塞洛的,上赛季最后阶段阿诺德在利物浦也是这么踢。

哈弗茨6500万英镑,赖斯1.05亿英镑,廷伯4000万英镑,仅是引进这三名球员阿森纳就花费了2.1亿英镑,折合2.43亿欧元,而之前枪手赛季引援总投入记录是上赛季创下的1.9亿欧元,提高了差不多5000万欧元。

阿森纳怎么突然舍得花钱了?以抠门著称的老板克伦克怎么突然变成氪金玩家了?其实并不突然,上赛季阿森纳转会投入刚刷新了纪录,过去三个赛季里有两个赛季的总投入超过了1.6亿欧元,不算还未官宣的赖斯,哈弗茨也只是阿森纳队史第二贵引援,第一是2019年引进的边锋佩佩,身价高达8000万英镑。

舍得花钱当然首先是因为有钱了,本赛季阿森纳虽未能拿到联赛冠军,但至少完成了打进前四的最低目标,下赛季重返欧冠意味着至少4000万英镑的进账,此外在过去两个赛季的重建后,枪手阵容实现了年轻化,薪金总额大幅降低,上赛季工资总额仅为1.104亿英镑,排在英超第五,差不多只是榜首的切尔西的一半,比第四名利物浦也少了差不多5000万英镑。

此外,“吝啬鬼克伦克”指的其实是斯坦利·克伦克,即俗称的老克伦克,这位美国富商确实对阿森纳不上心,曾公开说过“我买阿森纳又不是为了拿冠军”。现在执掌阿森纳的是他的儿子小克伦克,即约什·克伦克。

与父亲相比,小克伦克更加欧洲化,更喜欢足球,阿森纳在他心里并不是一个单纯的赚钱工具——不久前克伦克家族拥有的丹佛掘金赢得NBA总冠军,小克伦克在庆功宴上还戴着阿森纳的帽子。

2018年夏天,克伦克家族完成了对阿森纳的100%股权收购,小克伦克开始走向前台参与俱乐部管理,今年3月,俱乐部正式发布公告任命约什·克伦克为联合主席,这也意味着他通过了老克伦克的考验正式接管阿森纳,今夏是他履新后的首个转会窗,当然要有些新气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