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曼联又收到了医疗团队送来的新消息,利桑德罗-马丁内斯春天的旧伤复发,很可能将面对长期缺阵的影响。

如此一来,主要负责在阵型前压时覆盖广袤空间的矮后卫无法纳入考虑,加上他的左脚属性,一切都在指向着曼联必须要将阵型回收到自己的半场,不管他们愿不愿意。

开场之后,曼联似乎延续了联赛杯对阵水晶宫的表现,阿姆拉巴特从左边路向内带出球路:

由此便形成了很好的联动,阿姆拉巴特本身就是后腰,技术水准在线,芒特被挪到职责简单的边路区域,发挥其工兵属性:

于是在这样的基础下,球权便从后场顺利地输送到了前场,尽管拉什福德在狭小空间的处理依旧犹豫不决:

但能打到前场,给对手施加压力,对于现在拆着东墙补西墙的曼联来说就不错了。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这样的战术表现和曼联在周中联赛杯三球大胜水晶宫时的状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周中打水晶宫,曼联这边的一大特点是阿姆拉巴特等人会在左半扇用斜长传寻找右边路空当的佩利斯特里、达洛特等人:

而在这之前,这一线路已经消失,因为阿姆拉巴特不在自己的左半扇区域相对固定地活动,而是非常积极地内收到中路区域。

开局阶段,负责衔接这两人的是芒特,然而芒特并不在这一块常态活动,所以这很可能不是他在赛前收到的固定职责:

很可能也不在既定的职责里,因为在芒特不来边路接的时候,拉什福德也经常不在能接球的位置。

这样一来,林德勒夫在接球时就很容易发觉自己左手侧没有接应点,他的个人能力和位置职责又不允许其用摆脱来创造额外线分钟前后,水晶宫从这一点给曼联的后场施加了不小的压力:

这一点在丢球环节也有体现,导致丢球的定位球的确是阿姆拉巴特在边路送出的:

但在之前的球权争夺里,当阿姆拉巴特在后腰位置填补空当的时候,他的左后卫位置是无人镇守的:

随着阵型的全面前压,左边路接球的问题逐渐被掩盖,但到了前场,拉什福德打左路的状态依然不行:

不管你认为丢球的主要原因是定位球防守,抑或是阿姆拉巴特在边路的防守能力,抑或是出球阶段的接应问题,曼联都已经处于0-1落后的局面了。

尽管他们并没有解决左路接球的职责明晰问题,这体现在这次边路运转,拉什福德在回撤,芒特也在横移:

在0-0的局面下,这是一个不错的表现,但在0-1的比分下,这是一个不够好的表现,所以在调整阶段,滕哈赫用加纳乔换下佩利斯特里,为进攻端进一步加码:

加纳乔确实制造出了门前的威胁,而且在曼联长时间的压迫下,水晶宫出现了散架的迹象:

首发球员当中,阿姆拉巴特受到了考验,卡塞米罗和拉什福德的状态依然一般,再加上左边路接应的问题始终没弄明白,一系列的问题都拉低了首发战术的效率。

而在风格上,滕哈赫又不是喜欢用后手牌制胜的教练,这使得曼联的大规模换人,已经来到了77分钟才出现。

即便有效果,水晶宫也能在时间的激励下榨出自己的最后一丝力量,所以在80分钟之后,曼联打出有限的这几次进攻:

很显然,曼联在主场遭遇了一支比周中更有强度的水晶宫,在阿姆拉巴特身上体现得最为清晰,周中的他可以罩住一侧防守,这场比赛的他便罩不住了。

罩不住,就形不成减少卡塞米罗消耗的效果,就会考验其他球员护住二线的能力和意识,这是曼联最为不足的地方。

而且在有球时,阿姆拉巴特内收的力度又太大。如果说周中的阿姆拉巴特更像逆足的技术型边后卫,那么这场比赛的他就真的是在内收到后腰位置了,这不仅让周中比赛里的斜传转移的次数大大减少,而且还滋生了左边路接应的新问题。

阿姆拉巴特毕竟是中场球员,他不像津琴科或里科-刘易斯,可以因为轻型身材而尽可能地同时挑起后腰出球和防守边后卫的两大职责,所以在强度更大的比赛里,阿姆拉巴特的内收势必会在某些时刻出现问题,所以需要谨慎对待。

当然了除了后场之外,曼联今天表现不佳的球员里,拉什福德和佩利斯特里也免不了挨板子,尤其是很难被调整的前者,已经不是上赛季在后卫线出现伤病时扛着球队前进的拉什福德了,他在边路的操作就像滕哈赫让阿姆拉巴特过分内收,做得越多,反倒错得越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